自从知道你在这里,我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2018小说网
2018小说网 情感都市 血色亵渎 第十一章 年轻的誓言

第十一章 年轻的誓言

小说:血色亵渎| 作者:兔子七| 类别:情感都市

    何夕正在和王金山说着夜晚上班的时间的时候,杨小六揉着月牙儿一样的漂亮眼睛从屋里走了出来。“哥哥”杨小六对着何夕叫了一声,然后对着何夕一个劲儿的坏笑着。

    这时候王金山看着杨小六那弯起来的眼睛和纯净的笑容,对着何夕说道:“行啊小夕,你这个小女人长得可真不赖!还这么高,你可真是有福啊哈哈哈哈”王金山一边夸赞着杨小六,一边对何夕露出一个完全扭曲了无关的笑容。因为王金山要用这个看似非常开怀的笑容来掩饰他贪婪的欲望。

    何夕本来还想着给王金山解释一下他和杨小六的关系,不过想了想他和王金山也不熟,并且解释了王金山也未必会相信,所以果断放弃了解释的念头。而这个时候杨小六坏笑着跑到了何夕的身边,抱着何夕的胳膊对王金山说道:“这个哥哥是村长大人的儿子吧?你来找我夕哥哥有什么事儿啊?用不用我回避一下?”

    本来杨小六是想说昨天她和何夕说过的王金山和何夕的暧昧表现,但是王金山却是把杨小六的话当做了一个乖巧的小妻子在对自己的丈夫和丈夫的朋友表示尊重。于是王金山轻轻地咽了一口唾沫,尽量保持着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对杨小六回答道:“不用不用,我和小夕只是谈了谈工作的事情,现在已经谈完了。妹妹你可是真好看,小夕他可真是有大福气的人啊!”

    王金山在尽量保持着平静地语调把话说完之后,就对何夕说道:“那什么,小夕,晚上我再过来叫你吧,到时候我再好好地给你说说具体的情况,我这会儿还有事,就先走了啊!”王金山说着,不等何夕挽留,就急匆匆地走出了村委会大院的大门。

    等到王金山走出了村委会大院以后,才留恋的看了看村委会大院的里面,自言自语的说道:“他妈的!那模样,那身段,那身高,那皮肤,那眼睛他妈的!”王金山一边自言自语的伸手指细数着,一边瞪着眼睛,露出来淫邪的目光。

    而王金山走了以后,杨小六就抓着何夕的手臂笑道:“哥哥,事情不对劲儿啊,难道难道你真的要做出这种伤害花花姐的事情吗?”杨小六说完以后,就嬉笑着跑到了一边,没有被何夕给捉到。

    而何夕在洗漱完了以后,便拉着杨小六在屋里坐下,把刚才王金山给他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杨小六。毕竟这件事情想瞒也瞒不住,他天天晚上出去上班,如果不给杨小六一个很好的解释的话,那杨小六是怎么也不可能放心的。并且杨小六本来还在开何夕的玩笑,如果现在何夕每天晚上都跟着王金山出去的话,那还不得被杨小六笑死了。所以何夕想了一下,还不如把事情给杨小六说清楚了好。

    可是杨小六一听安稳是去地下赌庄里上班去,马上就不乐意了。何夕看着杨小六那一直撅着的樱唇,只好好声好气的给杨小六解释道:“小六,你知道咱们现在虽然是暂时有了地方,但是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咱们总要有个容身之所的吧?而且等耗得张大富那个狗东西走了,我还想着带你去城市里看一看,闯一闯呢,这一切都需要什么?”

    杨小六撅着小嘴没好气地说道:“钱,我知道!”

    何夕见杨小六还在生气,继续对杨小六说着:“你看哥哥我也是不小了,以后娶媳妇,房子,彩礼,首饰等等那么多的东西,我需要什么?”

    “钱,我知道!”

    “你看你也就比我小了不到一岁呢,你以后也要嫁人了,那嫁妆啊什么的,你看你现在也就我这么一个娘家人,你说我需要什么?”

    “那我嫁你,你娶我,不就行了吗?”

    “我他妈好好给你说话你不听是吧?老子我还不给你解释了呢!你爱生气生气去,去去去,一边生气去,别在我眼前烦我!”

    “我就不一边去!我就在你眼前烦你!”

    何夕和杨小六说来说去,中间请求暂停吃了一顿饭,喝了八杯水,找了七十多个理由,威胁了三百多次,求了五百多回杨小六才终于在何夕软磨硬泡,好说歹说之下,答应了何夕的哀求。没错,杨小六还非常认真地强调了一下,是哀求。

    其实何夕会答应王金山也只有两个最基本的原因,一个是他希望他和杨小六能过得好一点儿,另一个就是他想要为以后去大城市闯荡的时候攒点资本,攒点路费和生活费。毕竟一天三百块对于现在的何夕来说,一个月下来就能攒下来不少了。何夕相信为了以后更好的生活,现在的去那种危险的地方去工作一段时间也是值得的。

    而杨小六不肯让何夕去最基本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担心何夕的安危。虽然她年纪尚小,而且整天呆在戏班子里,并没有见识过什么是地下赌庄。但是杨小六自认为她对小学语文的理解能力和分析能力还是不错的。地下赌庄四个字一听,她就能想到电影上那断手指的断手指,割耳朵的割耳朵,甚至厮杀,枪战等等等等。

    即使她相信这小小的洪山村是不可能有电影上的那种场面,可是保不齐输红了眼的赌徒会发起疯来恶意伤人。杨小六连何夕晚上一个人去水池边洗澡都担心何夕会滑倒摔着,更何况何夕还要去地下赌庄那样危险的地方呢。

    但是现在杨小六看何夕这么坚持,也是没有办法再阻拦何夕。更何况杨小六知道何夕一直都想去闯荡,去混个出人头地,这就像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梦想一样,哪怕是生命破灭,然而意志犹存。所以尽管杨小六害怕何夕会有危险,但是何夕在追求梦想的路上自然是充满了危险的。杨小六这才不得不答应了何夕的请求。

    然而也是在这个时候,杨小六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与其担心何夕的危险,倒不如自己努力去为何夕排除危险。虽然现在的杨小六还没有找到排除危险的方式,但是至少她已经有了一颗坚定的心。何夕没有想到的是,这虽然也不是一件很微小的事,但是何夕觉得这件事情在两个人的生命长河当中,绝对是一个泛不起涟漪的回忆。然而就是这件事,却足以改变了杨小六的一生。

    在后来杨小六的回忆录里写到过这样一段话:我曾立下誓言要做一个最强大的女人,因他总是要生活在这个世界,故我便要拥有这个世界!这样即使我不在他的生活里,他也必然要在我的世界里一生温暖。彼时年少,却是不知誓言的重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